今天是水運會…總之一句: 好悶兼肚餓。童軍當值當到死咁滯。等到成一點鐘先可以走……剛剛搬屋不久,不習慣坐新巴士路線….其實早在中一都已經把搬的地址填在手冊中…..

回到新家後,電視機剛剛搬到,然後裝好就睇「街市的童話」,這套戲是無線在2000年挺好看的夜宵戲。

家中的電腦剛剛裝回寬頻,速度都不錯,新衣櫃、鞋櫃都送到來….太好了..

歐聯第二輪剛剛完了….現正蓄錢買PSP,很心急等FIFA 07 出街…

Winning…winning….winning 10終於玩刑四粒星啦….最後一次玩三粒星用車路士對樸茨茅夫,勁炒九蛋,不過都不是太厲害吧…..

難得到表哥家裡,當然玩盡吧….和表哥玩,我用車仔,他用利物浦,俾他炒8-2,因為他可以玩到六粒星吧….最漂亮的那一球就是在33碼射入自由球,點眉而入,我怎樣都估不到,不過都是開學前一天的事了…

在學校上電腦課,在教弄網頁,雖然很容易,但是都令我記起那些程式碼的串法…

期待車仔對利物浦的賽事…….我估車仔贏…

最後送回一張06世界盃巴西對日本的入球照片….

終於有回英超看了,第了一個星期多一些,第三輪開始了,又有我至愛的車路士。Adidas尖沙咀漢口道新店開張不久,那裡很大的,有四層樓(包括地下)。不過今天又有紅雨,又有黃雨……尤其是北京道那邊像河一樣,過馬路等於過河,我全身都濕透了。

首次在學校外出吃午飯,很像要在限時內完成任務一樣,時間十分緊湊,不過算了吧,下次再見….

開學不久,我是入了二乙班的,班主任是張善茹,而我則做了班長,那班大部分都是上年同班的同學,而有些同學也不太認識,不過都算了吧……世事就是這樣的,終於可以出去吃飯了,去了「美心快餐」,因為沒有位子坐的關係,因此便拿了外賣回到文博的桌子上吃。

怎樣都料不到的,就是蘇廷軒他們竟然坐的士到乙明邨某酒樓「飲茶」,而且還說來回都只不過二十多塊….

到了放學後,和蔥蔥和童伯文一起同行,我問了蔥蔥一條IQ題:「當身份證掉在地上時,應該怎麼辦?」,而蔥蔥就說撿回他,我便說他聰明。怎料,童伯文問何解師奶要買菜,蔥蔥便答買菜便買菜吧…然後童伯文又問何解人要做賊,然後蔥蔥又照樣答做賊便做賊吧….然後童伯文說錯,說是因為沒有賊,警察便不存在,沒有飯吃…..笑死人了…..